我愛小姨子第二章_操逼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愛小姨子第二章

我愛小姨子第二章
被胡敬山折騰了一夜,餘碧紗差點睡過了頭。



還好當她被門外的銀杏叫醒時,床上隻有她一人。



胡敬山不知什麼時候離開的,而且還替她擦過身子,將昨夜激情的黏膩痕跡

擦拭幹淨了。



她略微整理了下淩亂的床褥,將小兜及單衣先穿好,才準銀杏進房來。



銀杏一進了房,就先把窗子打開用撐子固定,再端起桌上的清水盆。



「小姐,好奇怪喔。」她走到餘碧紗身旁,將擰好的手巾遞給她。



「什麼東西很奇怪?」一大早的,能有什麼稀奇事?



「我老想不透,小姐又沒熏香,也沒放香草之類的東西在房?,可爲什麼幾

乎每天早上我一來,就會聞到一股甜甜膩膩的味道?」銀杏傻傻的問。



餘碧紗身子一顫,臉上因爲銀杏的問話變得通紅,還好手上手巾可以掩飾,

所以她故意放慢動作,好讓臉上的紅暈有時間消退。「有嗎?我怎麼沒感覺?」她嘴上說沒感覺,其實心?明白。



丫頭聞到的肯定是她跟胡敬山翻雲覆雨後所留下的氣味。銀杏還是個閨女,

自然是不曉得的。



「小姐沒聞到呀?可是我一進房就聞到啦。」



銀杏將小姐遞回的手巾放在一旁,再拿了一盅桂花水給小姐。



接過水盅,餘碧紗漱了漱口,將水吐到銀杏捧過來的小盆中才再開口,「好

了,別盡想些無聊事兒,來幫我把衣服穿上。」



有心將話題轉開,她站起身走到床頭,等著銀杏走到衣櫥前去給她挑衣服。



翻了翻各色衣裙,銀杏無法下決定,於是拿了兩個顔色的裙子讓餘碧紗選,

「小姐,妳想穿哪件?」



看了看銀杏手上淺綠及櫻紅的羅裙,餘碧紗想了想,「就綠色那套吧!」



「我還以爲小姐會比較喜歡櫻紅色的呢。」銀杏將手中櫻紅色的衣物放回原

位,順口將心中的想法說出。



「是呀!我是比較喜歡櫻紅色的,可是今天我打算跟廚房陳大娘一起上街去,

不好穿得太亮麗,顔色清淡點兒好。」她由著銀杏跟她一來一往的閑聊,因爲她

一向把銀杏當妹妹看待。



打從她還住在麗水城時,銀杏就跟在她身邊了。銀杏的個性單純又活潑,主

仆間的感情很好。



「小姐,妳今天要上街去呀!妳要不要帶我去?」銀杏一聽到小姐要出門,

生怕小姐不帶她去,著急的問。



餘碧紗把手擡起來,好讓銀杏能替她套上繡著散柳的短衣。



她面帶微笑的說,「如果妳想留在府?,我就不帶……」



她話還沒說完,丫頭可著急了。



「人家要跟小姐一起出去,我不要待在府?等妳啦!小姐……」手?抓著腰

帶,銀杏跟餘碧紗撒嬌。



「聒噪的小丫頭,哪一回沒帶妳去?」看著銀杏逗趣的模樣,餘碧紗啐了她

一句,接著笑著交代,「還不快幫我把衣服穿好!我還要送姊姊出門呢……要是

耽擱了,今天就別想上街去了。」



「是,小姐。」銀杏聽到小姐的話,咧著嘴將腰帶替小姐系上。「小姐,接

下來該梳頭了。」



「看妳,一有得玩,就開心的像什麼似的。」真是個單純的丫頭。



走到梳妝台前坐下,餘碧紗交代著銀杏,「別弄得太複雜,就梳我平時梳的

發式就好了。」



「是。其實小姐平常梳的偏髻,最能將小姐的美麗顯現出來。」銀杏一面動

手,一面誇贊著。



銀杏先取了梳子,將餘碧紗一頭黑亮及腰的長發梳順,接著再用手心將凝香

膏搓熱,輕輕抹到頭發上。



霎時間,一股混合著茉莉花和青葉的淡淡香氣,從餘碧紗頭發上散發出來。



這凝香膏是胡家在南都制作出來的,用的是當地特有的凝露茉莉加上特殊配

方研制而成,獨特高雅的香味風靡了全國無數的閏閣千金及婦人。



可是因爲制作過程繁瑣複雜、費時耗工,所以凝香膏無法大量生産,于是造

成一股搶購熱潮,訂貨單都已經排到了後年去。



就連宮?的娘娘們都喜愛得不得了,能得到一盒,可都珍惜不己。



但是這般名貴的東西,在餘碧紗房?卻從來不曾斷過。



「是嗎?怎麼說?」她倒是沒注意過,喜歡梳偏髻隻是貪圖方便,而且梳偏

髻不需要戴太多叮叮咚咚的飾品,她嫌累贅。



「小姐的臉蛋本來就生得好,所以不需要用太繁複的發型來引人注意。」說

話的同時,銀杏已經將她的頭發整個抓握到右後方,將它盤成髻,用一枝玉色溫

潤的釵子固定住,隻在前額留著一排劉海。



銀杏接著說,「妳瞧,隻要把臉整個露出來,看起來就很美了,而且很高雅

呢。然後再把挽成髻後垂下的長發全部撥到前面……」她俐落的將頭發全撥向小

姐右胸前,「這樣看起來多有女人味啊!」



銀杏很得意的說著,滿意的看著她打扮出來的美麗小姐。



「妳的小嘴像吃了蜜似的!別是因爲我要帶妳出門,所以盡說些好聽的來哄

我開心。」被銀杏誇得有些不好意思,她隻好拿小丫頭打趣。



「人家才不是那種人呢!我說的都是實話。」嘟著小嘴,銀杏替自己辯白。



「這麼不禁逗。小丫頭就是小丫頭。」看著銀杏可愛的模樣,她好笑的搖搖

頭,「走吧!咱們先到姊姊那兒去,看她準備好了沒。」



「是。」銀杏伸手將小姐扶起,將她的裙角拉直,才讓餘碧紗朝門口走去。



「妳來啦!」餘紫紗坐在椅上,正等著柳兒替她將襪子穿好,看到推門進來

的餘碧紗,開心的招呼著。



「姊姊都準備好了嗎?」餘碧紗走到姊姊跟前,關心的問。



她觀察了下姊姊,看來姊姊今兒個心情及身子狀況都不錯,臉兒不像平常那

般蒼白,帶著些微紅暈,看起來精神很好。



「來,坐下再說。」餘紫紗拉著妹妹的手,要她坐在身邊。



餘碧紗依言坐下。「姊姊,這回妳還是不肯讓我陪妳一塊去嗎?」她真的想

跟去看看,而且秋涼了,她也怕姊姊的身子不行。



「碧紗,我知道妳心疼我,也知道妳很好奇,姊姊答應妳,我會好好注意身

體,不會讓自己著涼。」



餘紫紗停了下,彷佛下定決心似的,將妹妹的手拉過來握著。「還有,我答

應妳,明年,我帶妳一道去。」



餘碧紗真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沒想到姊姊竟然許下承諾,明年要讓她

一起到豫城去?!



「姊姊……」她詫異的開口。



不等妹妹說完,餘紫紗拍拍她的手,溫柔的看著她,「別多問。反正我許了

妳,就一定做到。」



「可是……」她還是有點無法置信。



「妳還信不過我嗎?姊姊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放心。」餘紫紗再度保證。



「嗯,我相信姊姊。」既然姊姊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再多說。



餘碧紗隻好轉而交代起要她們注意的事,「柳兒,跟在大小姐身邊要機伶點

兒,該添衣加裳的時候別管大小姐情不情願,由妳看著辦,知道嗎?」



「是,柳兒知道。」柳兒乖巧的聽從餘碧紗的叮嚀。



「碧紗,我沒怎麼……」餘紫紗想抗議妹妹的命令。



「姊姊,妳就是對自己的身子一點都不經心,我們才會替妳操心。等妳能照

顧自己的時候,我就不再叨念了。」姊姊一點兒都不聽話,所以才不能將決定權

交與她。



餘紫紗聽了妹妹的話,知道事實確如妹妹所說,于是不敢再搭腔,免得一個

不好,妹妹又要對她說教。



她捧起擱在小幾上的熱茶,小口小口的啜著,老實的待在一旁看妹妹交代柳

兒。



正當她們忙成一片時,胡敬山推門進來了。



聽到開門聲,房內的人全停下話,擡起頭來。



「妳們姊妹還沒講完嗎?」胡敬山高大的身影向她們走近。



「姑爺。」柳兒及銀杏站到一旁,有禮的向他問安。



因爲柳兒及銀杏都是從麗水跟主子一起到上京的,所以府?隻有她們兩人沒

跟著府?其它丫頭小廝喊胡敬山老爺,而是稱呼他爲姑爺。



「嗯!」胡敬山對丫頭們點點頭。



他一擡眼,就看到餘碧紗欲站起身,要將餘紫紗身邊的位置讓給他,他連忙

上前,將手搭上她的肩,阻止她。



「碧兒,妳別起來,坐著。」他一點都不忌諱妻子正在一旁。



在餘紫紗面前,他還是以一貫的昵稱喊她,甚至不避嫌的碰觸她的身體。



他順勢站在她的右側後方,倚靠著她坐的椅側。



「姊……姊夫,我還是讓你坐吧!我剛好要出去看看馬車準備好了沒。」身

體緊張的僵硬著,餘碧紗強自鎮定的擠出笑容,強迫自己正常的說話。



「不用了,我一會就出去,馬車我去看就好了,好了就讓人進來通知。」胡

敬山仍然將手放在她肩上,絲毫沒有移開的意思。



被他這麼一說,餘碧紗也不好再起身,隻好渾身緊繃的坐在椅上,心神不定

的聽著他們的對話,心中納悶著,姊姊及一旁的兩個丫頭難道一點都不覺得姊夫

的動作超出一般了嗎?爲什麼她們都對他的舉動視而未見?



忽然,一直跟餘紫紗講話的胡敬山,將放在她肩上的手悄悄的滑到她背心,

用指間輕輕畫著她的背。



她敏感的身軀泛起雞皮疙瘩,因爲害怕讓人發現而流了一身冷汗。



她萬萬沒想到,他竟如此大膽、如此放肆,在這種場合還敢挑逗她!



「碧紗,妳怎麼了?這種天氣,妳額頭上怎麼還冒汗?」餘紫紗看到妹妹蒼

白著臉,額上還冒著微微細汗,于是出口關心。



「我……嗯……」餘碧紗結巴著不知道該說什麼,緊張的絞緊手中捏著的手

絹。



「會不會是著涼了?碧兒,入秋了,妳可得小心注意,別生病了。」胡敬山

接過話,無視她的不自在,用手背探了探餘碧紗的額角。「還好,沒有發燒。」



餘碧紗心?嘔著,氣他這個始作俑者竟然一副事不關己的風涼模樣,恨恨的

一咬銀牙,硬將美麗自然的笑容擡上臉,安撫著急的姊姊。



「姊姊、姊夫,我沒事也沒病,待會兒我睡個回籠覺,補補精神就好了。」

半轉過身,她對站在後方的胡敬山道,「姊夫,麻煩你出去看看馬車準備好了沒,

可不能太晚出門,不然天黑了還到不了豫城可就不好了。」說著,她警告的瞪了

他一眼。



「好,我這就出去催催。」胡敬山知道小美人是真的惱了,不再惹她,依言

出了門去。



餘碧紗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後,一回頭就看到姊姊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

不覺忐忑起來。



「姊姊,妳在看什麼?我有哪?不對嗎?」她下意識的摸了摸頭發及臉。



餘紫紗笑開了臉,安撫妹妹浮動的情緒。「妳沒有什麼不對,我隻是高興今

晚就能到豫城而已。」



餘碧紗總覺得姊姊的話中似乎隱合著什麼意喻,可是又抓不住她的意思。



觀察了會兒姊姊的模樣,餘碧紗還是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于是又認爲是自己

多想了。



這個時候,門外傳來守院小廝的通報聲,「夫人,馬車準備好了,老爺要小

的來請您。」



柳兒朝外應了聲,上前扶著餘紫紗起身。



「姊姊,把褂子套上。」餘碧紗將放在一旁的厚外褂給姊姊套上。「上了馬

車才能脫下,知道嗎?」上了車就有熱炕,不用擔心姊姊會著涼。



「知道了!咱們走吧。」餘紫紗迫不及待的想要出發,讓柳兒扶著走出房門。



出了外院,走到了大門口,就看到胡敬山站在馬車前的身影。看樣子他是在

交代車夫該注意的事。



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他回過身來,伸手將餘紫紗扶上馬車。



「一切小心。」他對她叮嚀了句。



「我知道。妹妹就麻煩你多看照。」餘紫紗笑著對他點點頭,坐上舒服的炕,

等柳兒上車。



聞言,餘碧紗心虛不已,轉過身將銀杏手上的隨身包袱接過來,遞給柳兒,

「多留點心!」



她心?不禁想,姊夫可照顧她了……都照顧到床上去了,還要怎麼多看照?



柳兒伸手接過包袱,應了聲,回身上了馬車。



車夫確定人都上車後,執起馬鞭,啪地一聲驅動馬車出發。



餘碧紗直到瞧不到馬車後才轉身準備進門,沒想到一轉身,整個人差點撞進

胡敬山的懷抱?。



「你離我這麼近幹嘛?」她用著細微的音量不善的質問。



看著生氣的餘碧紗,胡敬山心情甚好的用正常音量回答,「是妳自己要往我

懷?撞的,幹嘛生我的氣?」



餘碧紗緊張的看了看四周,生怕讓人聽見了他說的話,還好看門的小廝及跟

著她的銀杏都已經進門了,沒有人留意他們。



「不理你了!」丟下一句話,她繞過他要往?面去。



胡敬山因她的反應而低笑著,在她要跨進門時,將她喚住。



「碧兒,我今天會晚些回來。有幾個管事來上京與我商議事情,我不回來用

晚膳了。」完全像丈夫交代妻子的口吻。



餘碧紗聞言回頭睇了他一眼,轉頭時輕輕回了句,「知道了。別太晚了。」

後面的那四個字,輕得幾乎隨風飄散。



可是胡敬山卻聽得很清楚,帶著滿足的笑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