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蓉蓉_操逼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兒蓉蓉

女兒蓉蓉
一天仁江早了下班,他專誠買了蓉蓉最愛吃的燒鵝回家,打算兩父女好好地吃一頓。



而且第二天又是假期,所以心情特別好,回到家?,仁江打算給蓉蓉一個驚喜。



於是盡量不弄出聲音地來到女兒的房外,他發覺房門只是虛掩,而房?卻傳出了女兒的呻吟聲:“呀……哎……唔……”



仁江小心地把門推開了少許,他一看之下,頓時目瞪口呆。



原來蓉蓉躺在床上,校服襯衣的鈕子已解了大半,她那前扣式乳罩亦松開了,一隻手在搓弄著剛長出來的乳房。



下身的校服裙也拉高至腰際,另一隻手已伸了進內褲?,雖然是隔著內褲,但仁江可以清楚地看到蓉蓉的手指正在陰核上撩弄著。



而更加令仁江吃驚的,是他在這樣看著自已的女兒手淫時,竟然感到十分興奮,連褲子?的陽具亦發硬起來。



尤其是他看到蓉蓉一雙白嫩的赤足正肉緊地互相抵磨著,十隻白?透紅的腳趾交替地糾纏在一起的情景。

仁江差點忍不住沖進去捉起女兒雙腳來吻個夠,就在這個時候,仁江不小心地把門推開了,蓉蓉即時發覺父親就站在門口。



她不知道仁江已站著看了好一會,還以爲他剛回來想讓自已知道。



仁江見女兒慌忙地拿起被子掩蓋身體,接著已羞得哭了出來。



他連忙走到床邊坐下,安慰女兒道:“不用哭啦!爸爸又沒怪你,你都這麼大了!這也是很正常的嘛!”



蓉蓉邊哭邊說:“羞死人啦!爸爸你叫人家以後該怎麼辦嘛!”



仁江笑著說:“怕什麼呢?爸爸又不是外人!這些事是很平常的!爸爸有時也有做的啊!”



蓉蓉聞言便說:“爸爸你還笑人家!我不管啦!除非……除非爸爸你也做給我看啦!”



仁江聽了雖然心中一動,但還是說道:“這怎麼可以呢?我們是父女的嘛!怎麼可以呢?”



怎知蓉蓉仍是堅持:“我不管這麼多!總之一定要做給我看,最多我不跟任何人講就是了!”



仁江一向很疼這個女兒,這時一來扭她不過,二來仁江壓止了多年的性欲亦給挑起了。



仁江竟向女兒說了做夢也想不到自已會說的話:“不然這樣吧……我們一起弄……公公平平……”



蓉蓉亦猜不到父親有這樣的要求,先是呆了一呆,但好奇心加上剛才還沒解決的需要竟令她說:“好啊……一起弄就一起弄!”



說罷蓉蓉先倚回床頭,半臥地向著父親張開曲起的雙腿,再度一手玩奶子一手伸進內褲之中手淫起來。



仁江亦跪上床上把陽具拿了出來,蓉蓉第一次看見男性勃起的陽具,興奮得停了手。



就在仁江要開始時,他突然向女兒說:“這樣不公平喔!我這兒全給你看光了,但是你卻還穿著內褲耶!”



蓉蓉聞言於是立即把內褲脫掉,仁江看著自從蓉蓉六歲學會了自已洗澡之後,他便沒有再看過她的下體。



仁江發現女兒的小穴再不是那時般只有一條小肉縫,小腹對下處已長出了嫩嫩的幼毛,兩片陰唇已分兩邊露出穴外。



蓉蓉在小穴上方輕輕地揉搓時,仁江更看到了淺粉紅色的肉壁,透明的淫水正源源不絕地向外流出。



仁江忍不住開始套弄自已的肉棒,蓉蓉見父親因爲自已的身體而興奮,既高興又感到很刺激,玩了兩分鍾左右已接近高潮。



她把雙腳按在父親大腿上,連連呻吟叫道:“呀……呀……爸……爸爸……我就快來啦……哎……”



仁江見女兒已開始進入高潮,一隻手本能地放到大腿上女兒的腳背處撫摸起來。



蓉蓉感到父親火熱的手掌肉緊地搓弄自已的腳趾,終於全身一陣抽搐,接著高叫道:“爸……爸爸……我要來啦……呀……”



仁江聽到女兒的淫蕩叫聲之後,再也忍不住欲念,竟捉起蓉蓉兩只腳板來夾著肉棒,然後挺動腰肢在女兒一雙嫩足之間抽插起來。



仁江亦把精液射到蓉蓉身上去,兩父女發泄過後相視一笑,大家都覺得不知說甚麼才好,最後仁江說他去弄晚飯,蓉蓉便去洗澡。



晚飯在愉快的氣氛下進行,兩父女亦沒有再說剛才的事,飯後仁江去洗了個澡。



出來時見蓉蓉在看電視,並不停地轉台,仁江說:“沒什麼好看的嗎?”



蓉蓉答他:“是呀!幾個台都在撥那些爛節目!老爸,不如看錄影帶吧!”



仁江便說:“也好,你等我換件衣服再跟你一起上街租啦!”



怎知蓉蓉卻說:“我說的不是那些帶子啦!是你房?面收起來的那些呀!”



仁江一呆之後說:“哦!原來你偷翻爸爸的東西喔!”



蓉蓉說:“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上次洗衣服時想說看看你有沒有衣服要洗,一不小心才看到的嘛!快點啦!人家沒看過想看看嘛!







仁江無奈之下回房取了一盒珍臧的日本無碼錄影帶出來,蓉蓉已在電視機前的大地毯上坐好,背靠著沙發等待。



仁江把影帶放進錄影機後便坐到女兒身旁,兩父女便開始一同欣賞一幕又一幕的性愛鏡頭。



帶子放了一半,正在上演著一幕女同性戀的片段,仁江感到蓉蓉把頭挨在自已肩膊之上,一條粉腿也靠著自已的腳輕輕來回磨擦。



他更感到蓉蓉的呼吸不斷增快,仁江向蓉蓉說:“如果你想弄就弄啦!不用強忍啊!”



蓉蓉面上微微一紅地應了父親一聲:“嗯……”



仁江便繼續看片子。



過了一會,仁江感到蓉蓉的身體在輕輕蠕動,他轉過頭來,看到蓉蓉睡裙前面的鈕子全松開了。



一隻手正搓著一邊雪白的乳房,手指更玩弄著已充血變硬的小乳頭,女兒的內褲不知何時已脫了下來。



早已濕潤的陰唇正被女兒另一隻手的手指弄著,仁江向蓉蓉笑了笑,這令得蓉蓉立時把羞得通紅的粉臉埋入仁江懷?。



仁江於是一邊看片子,另一邊右手不自覺地放了在女兒膝頭上給她按摩。



蓉蓉嬌嫩的皮膚給他帶來無比的刺激,仁江做夢也想不到會一面看成人電影一旁撫摸正在手淫的女兒的玉腿。



仁江見女兒沒對他的觸摸反抗,不自禁地沿著蓉蓉的粉腿越摸越上,很快地他的手已很接近大腿的盡處。



仁江除了貪心地享受女兒充滿少女彈性的大腿爲他帶來的觸感外,還不時觸碰到她那正在淫弄著自已小穴的手。



偶爾在蓉蓉肉緊地加快一陣子動作時,仁江還清楚地感覺到三兩滴愛液飛濺到自已手上,他這時也變得興奮起來。



就在仁江還拿不定主意該如何繼續時,蓉蓉突然捉著他的手按到自已下體處。



仁江感到女兒的陰部又暖又濕,但一絲理智仍在他腦內響起,訴他正在做著一件很危險的事。



蓉蓉見父親的手只是停在那兒但沒有動作,只好一面把仁江的手按緊,一面挺起下身扭動著去爭取快感。



口中更忍不住嬌呻起來:“老爸呀……幫幫我啦……人家不上不下的……好辛苦呀……”



仁江見到女兒的淫態,連那僅存的理智亦不翼而飛,手指開始在她陰唇上搓起來。



蓉蓉立時爽得高聲呻吟,身體不停扭動,仁江很快找到女兒兩片陰唇交彙處那顆小豆豆,便分了一隻手指出來專責去撩弄那小豆豆。



蓉蓉從來沒試過這種快感,不到一分鍾便見她全身一陣抽搐,竟已丟了起來。



仁江從沒見過女孩子會丟得如此強烈,他本能地做了蓉蓉母親生前高潮時最喜歡他做的事。



他連忙轉過身去含著女兒的乳尖,這又引起了蓉蓉一輪更劇烈的反應,她挺著下體拼命地抵向父親的手掌。



仁江更感到一股熱燙燙的液體自女兒的穴口激射而出,最役蓉蓉長長地噓了一口氣才平複下來。



蓉蓉回過神來之後,向仁江道:“嘩!原來給別人弄比自已弄還要舒服的多了!謝謝你啦老爸!”



說罷還在仁江面上親了親,這時蓉蓉半裸的身體正側擁著仁江,一條腿自然地擱在父親下半身上面。



她感到父親兩腿之間硬幫幫的,便猜到仁江定是很興奮的了,蓉蓉趁他不爲意時,竟一手按到他胯下。



仁江吃了一驚望向女兒,蓉蓉笑著對他說:“爸爸剛剛弄得我好舒服喔,現在讓我幫你舒服一下也是應該的嘛!”



仁江本想對蓉蓉說這樣做是不對的,但女兒的小手已伸進了他褲子內撫摸著他的肉棒,那舒服的感覺令仁江立時打消了拒絕的念頭。



蓉蓉見父親沒反對,於是大膽地把仁江的陽具從褲子內釋放出來。



這是她第一次爲男性服務,根本不知該如何下手,唯有以求助的目光望向父親。



仁江笑著說:“跟爸爸親親嘴好不好?”



蓉蓉聞言立即合上眼睛把小嘴湊過去,她感到小嘴被父親的雙唇封上了,接著父親的舌頭伸了過來輕輕撩弄著自已的小香舌。



蓉蓉於是模仿著父親的動作,很快地兩父女的舌頭在四片濕滑的嘴唇間交纏起來。



在他們接吻的時候,仁江輕輕握上蓉蓉捉著他陽具的小手,他開始教導女兒如何替他手淫。



蓉蓉學得很用心,不久便不用仁江握著她的小手,她全心全意地服侍著父親。



擱在仁江身上的一條粉腿也隨著套弄陽具的節奏輕輕地磨擦起來,這令到仁江松開了女兒的小嘴,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蓉蓉見自已令父親這麼舒服亦感到很高興,她把身體向下移去看清楚父親的肉棒。



仁江亦乘機往她粉背上摸去,以增加自已的快感。



玩了一會,蓉蓉感到父親全身一緊,接著一股又濃又熱的液體自肉棒尖端噴向她的小臉。



雖然午間蓉蓉已見過父親射精,但在這般近距離下還是第一次,而且又是潑頭潑面的射過來。



蓉蓉立時嚇了一跳,她呆看著肉棒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直至差點蓋滿了她的小臉才停下來。



仁江休息了整分鍾才能爬起來,他看見滿面精液的女兒便笑著說:“還不去廁所洗一下臉!”



蓉蓉也笑著答他:“何止洗臉呀!人家要洗個澡啦!下麵濕濕的好不舒服……”



過了兩小時,仁江自已也再洗了個澡,他躺在床上吸了幾根香煙,腦中不斷想著剛發生的一切。



最多想到的是一個問題:應不應再和女兒發生這種事情?



他最後明白到想下去都不會有結果的了,因爲他清楚明白到無論自已現在下了甚麼決定。



自已根本抗拒不了女兒那純嫩肉體的吸引力,想到這?蓉蓉穿著一件大T恤走進了他房間。



她向仁江道:“人家睡不著想跟你聊一下……”



仁江於是拍拍身旁的位置,蓉蓉立即坐了上去,這本來是兩父女間常有的事情。



但仁江這時已不能再像平時一般只當蓉蓉是個小女孩,幸好蓉蓉並沒提到剛才的事情,只是跟他說學校的事。



很快仁江也投入了和女兒的交談而忙記了剛才的事。



談了半小時,蓉蓉說感到有些冷,接著便進了仁江的被窩?。



她把身體靠著父親取暖,仁江亦唯有任得她,又過了一會蓉蓉側身背向仁江向他身體擠過去並說:“我好冷呀爸爸…抱緊我啊…”



仁江只好也跟她一樣側身把女兒擁進懷?,他嗅著女兒清新的少女體香。



心中浪了一浪,蓉蓉捉著父親被自已壓著的那只手按在自已胸口上說:“唔……爸爸弄得我好舒服呀……”



說著還把臀部向後擠向父親下體的部位,仁江另一隻手放在女兒大腿上來回撫摸,很快便發覺女兒根本沒穿內褲。



而且這一陣子動作已令她那件T恤褪上了腰部,他感到女兒赤裸的臀部擠弄著自已的肉棒,他感到陽具正迅速勃起。



“女兒啊……你這麼一弄爸爸又high起來啦!”仁江其實已感到很興奮。



蓉蓉一面向後伸過手去一面說:“讓我看一下……嘩是真的耶!又硬起來了!好熱呀他,把他放在我的屁股那讓我溫暖一下吧!”



仁江感到肉棒被女兒扯出了內褲之外,接著蓉蓉臀部向後一推,肉便被她兩片臀肉夾著了。



仁江一邊享受著女兒肉臀爲他陽具帶來的快感,一邊已本能地隔著衣服揉搓女兒的小乳房,另一隻手在她大腿上正猶豫不決時。



蓉蓉已捉著他的手放到陰戶之上,他感到女兒的小穴已冒著分泌,於是便在上面弄起來。



這樣子玩了一會,蓉蓉把父親雙手齊齊捉著放進T恤?,仁江一手一邊地玩弄女兒一雙剛發育的小乳房。



蓉蓉接著又把仁江的肉棒穿過自已雙腿之間放到兩片陰唇之間,仁江感到女兒兩片又暖又濕的陰唇夾著肉棒的棒身。



女兒更蠕動著下身去磨擦以求增加快感,由於有了大量淫水的幫助,蓉蓉的小穴毫無困難地在父親的肉棒上滑動。



兩父女都感到無限的刺激,仁江肉緊地從後吻上了女兒粉白的頸部。



這令到蓉蓉舒服得全身震抖了一下,亦令到仁江陽具的前端意外地滑進了蓉蓉的小穴?。



蓉蓉並未感到異狀,臀部又照樣向後一挺,這樣子仁江已進去了三份之一。



他連忙道:“女兒啊……爸爸已經進去了呀……”



蓉蓉這時已意亂情迷,她半清醒地說:“進去啦……不要緊啦……我想要呀……”



仁江最後一絲理智此時亦給女兒的鼓勵而蕩然無存,他慢慢地向前推進,終於遇上了阻礙,他知道是女兒的處女膜了。



他先不急於攻破它,只是在有限空間處前後抽插,又分出一隻手來玩她的陰核。



蓉蓉在父親數面夾攻的姦淫下終於進入高潮,仁江計算女兒正丟到最高峰時,一舉把整根陽具插了進去。



他感到肉棒已刺穿了處女膜並抵在女兒花心之上,蓉蓉也因這突然的痛楚及舒服參半的感覺再度丟起來。



她口中吐著不知是快樂還是悲哀的呻吟聲,仁江這時亦接近終點。



他等女兒回過神來,便在她耳邊說:“爸爸也快來啦……”



蓉蓉聞言立即把仁江的陽具自小穴中退出來,她飛快地轉身俯下去含著父親肉棒的前端。



小手又在棒身上急速套弄,跟著她便感到父親的精液源源不絕射進她小嘴之中。



雖然這已是仁江今天第三前射精,但份量還是多得連他也感到意外,他想這可能是許久沒有幹過所以特別興奮吧!



俏皮的蓉蓉含著滿口父親的精液回過身來,她先吞下了一半,接著把另一半吐在手上。



仁江奇怪地問她:“女兒你在做什麼啊?”



蓉蓉笑著說:“想仔細品嘗一下味道嘛!”



說罷再伸出香舌慢慢地把手掌上的精液舐回口中品嘗,看著女兒既純真又淫蕩的動作。



仁江心想要不是今天已泄了三次,單是這景像又可令自已再幹她一次了。



因爲體力透支的關係,等二天仁江起床時已十時半,他隱隱聽到外間傳來一陣陣女孩子的嬌笑聲。



這才記起昨晚晚飯時蓉蓉提起過她的同學兼死黨琪琪及佩兒會來渡週末,想來那兩個女孩子必是到了。



仁江還想再躺一會,便合上眼養起神來,接著他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他心想必定是蓉蓉來叫他起床了。



怎料接著聽到女兒像和人在壓低聲線說話的聲音,只聽蓉蓉說:“不用怕啦!我老爸睡的很沈!”



接著仁江感到有人拿開了他的被子,他正奇怪這些女孩子想幹甚麼的時候,他又感到有人把他的陽具自內褲?拿了出來。



由於是剛醒過來的關係,仁江的陽具還保持著半硬狀態,再經那小手一摸,又立時勃了起來。



他聽到像是佩兒的驚呼聲:“嘩!怎麼真的這麼大啊!怎麼可能擺得進那?呀?”



蓉蓉的聲音這時響起:“怎麼不行呀!我昨晚不就給他插進去羅……都不知道多過癮!”



這次的聲音像是琪琪道:“不會很痛嗎!”



蓉蓉又說:“那倒不會!我爸爸技術好好喔!他在我最爽的時候才插進去,所以只有一點點痛,不過之後就爽死啦!”



佩兒又說:“不如叫你爸爸讓我試試看!我也想嘗試一下呀……。不過又怕痛……”



琪琪介面道:“我也想呀……不過不知你爸爸肯不肯呢?”



蓉蓉說:“讓我跟他講看看……喂……你們不是說要買東西來做沙拉嗎,不如你們先去買,讓我跟我爸爸談談看。”



仁江聽到三個女孩子離開的聲音,心中盤算著該如何處理。



想了一會,仁江又聽到房門被打開又關上的聲音,他相信這定時蓉蓉獨個兒回來了。



果然仁江感到陽具又被人拿了出來,但令他驚訝的是一個又溫暖又濕潤的小嘴立時包圍了肉棒的前端。



仁江張開眼睛一看,入目的時女兒幼稚的面孔正在自已陽具上幹著最淫蕩的勾檔。



仁江不自禁地摸上女兒跪在他身旁的小腿上,蓉蓉回首向他一笑道:“早安爸爸!”



仁江向她回以一笑道:“早安乖女兒!乖女兒是不是以後每天早上都要這樣叫爸爸起床呢?”



蓉蓉俏皮地向父親伸了伸舌頭:“想得美喔!”但她仍然繼續她的工作。



仁江邊享受女兒的口舌服務邊來回愛不惜手地撫摸她那雙白嫩完美的小腿,他看著那白?透紅的少女腳掌。



終於仁江忍不住地便向女兒的一雙赤足上吻了下去,蓉蓉起初抵不住癢笑了起來。



但當父親開始吸啜她腳趾的時候,她便忍不住呻吟起來,仁江見她漸漸懂得享受便更落力爲她服務。



他把舌尖硬擠了進女兒腳趾間的罅縫去撩舐,初經人事的蓉蓉又如何禁受得起這種刺激。



很快仁便看見她兩腿間的內褲上已濕了一大片。



仁江知道女兒已經動情,便問她:“女兒你那還痛不痛呀?”



蓉蓉喘著氣答道:“不痛啦……爸爸……我想呀……”



仁江心想還沒有試過女兒的處女蜜汁,雖然經過昨晚蓉蓉已不是處女,但剛開了苞的女兒的淫液應該還算新鮮。



於是他便說:“讓爸爸先幫你看一看,如果還有紅腫就不能玩了……你把這只腳伸到這邊……讓爸爸看看……”



仁江要女兒趴在自已身上,兩條大腿分兩旁張開,仁江的面部剛好對正了她下陰,他把蓉蓉的內褲下端扯向一旁。



一股帶著少女體香的淫水氣味立時傳進他鼻子?,仁江興奮地發現女兒的小穴並未因昨晚的性交而有絲毫紅腫。



他用手指把那兩片仍是淺肉色的陰唇向兩旁扳開,在這樣的近距離之下,仁江清楚地看到近穴口處淺粉紅色的肉壁。



而且更有少量的愛液緩緩地向外滲出來,他再禁不住心中的欲望。



只見這個做父親的竟像生怕浪費了女兒的淫水似的,他連忙張口封了上去,大口大口地吸啜。



蓉蓉被父親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但立時又感到快感如潮,於是便一面享受一面繼續爲父親舔肉棒。



仁江的舌頭不斷往蓉蓉小穴?,大量淫水沿沿流進他的嘴?,像是女兒知道父親喜歡吸吃自已的少女蜜汁,特別爲父親流出多些。



蓉蓉見父親吃得津津有味便說:“爸爸……我那些水很好喝嗎?”



仁江笑著答她道:“是呀……你想不想試試看?”



蓉蓉好奇地應道:“好呀!”



仁江於是大力地在女兒的淫洞口啜了幾啜,含了一大口愛液,他拍拍女兒臀部,示意她轉過身來,蓉蓉轉身爬過仁江頭部。



她見父親把口張開便連忙把自已的小嘴封了上去,兩父女以接吻的方式分享了女兒的淫水後。



仁江把她雙腿分開及把她的內褲脫了,又要她跨上自已腰部趴好,一切準備妥當後,仁江向上一挺,肉棒借著蓉蓉分泌的幫助。



毫無困難地沒入了小穴?。



兩父女齊齊舒服得歎了一聲,仁江待女兒稍爲習慣之後,便教她如何聳動身體去迎合自已插穴的節奏。



跟著兩父女便開始正式抽插起來,仁江又索性把女兒的上衣脫掉,好讓自己可以邊插穴邊玩玩她的乳房。



玩了一會,仁江見女兒已有些倦了,於是坐起身上擁著她繼續姦淫。



蓉蓉這初嘗性愛樂趣的小女孩又如何抵受得住這種刺激,很快高潮已來了一次又一次。



仁江又不斷變換姿勢,他和蓉蓉一同下床,他先要女兒雙手扶著書桌站好,然後便從後面幹她。



終於在蓉蓉第四次高潮時,仁江迅速把肉棒拔出來向著女兒的粉臀射精了。



休息了一會,蓉蓉說:“她們也都想試看看呀!拜託你啦!”



仁江於是把心中想好的方案告知女兒,蓉蓉聽了感到很刺激,便跟父親商量起細節來。



之後蓉蓉說:“她們就快回來了!你先去洗個澡,我招呼她們。”



午飯過後仁江說有事要出外,他說他會在晚飯前回來,還問了女孩子們想吃甚麼,好等他買回來作晚餐。



仁江出外後,幾個女孩子玩了一會紙牌甚麼的,很快已四時多,蓉蓉算準時間問她們想不想看影帶。



琪琪和佩兒都玩得有點發悶,聞言都贊是好提議。



蓉蓉到父親房間取了仁江爲她預備好的帶子出來,片子開始時是兩個日本女學生坐在房中談天。



因爲片子沒有中文字幕的關係,她們都不懂那兩個女孩子在說甚麼,琪琪她們正奇怪蓉蓉爲何選了這莫名其妙的片子。



怎知片中的女孩子已脫起衣服來,她們立時明白到這是一套成人電影,在好奇心驅使下,她們便繼續看下去。



片子前廿分鍾都是描寫那兩個日本女學生的性愛鏡頭,其中包括了舐乳房、啜腳趾、手淫及口交等等動作,還出動了電動玩具。



看了這場戲後,蓉蓉見到她們都已滿面通紅,其實她自已又何嘗不是心動非常。



蓉蓉於是說:“不如我們也試試看好不好呀?”



其實蓉蓉並非是最心急的一個,她在這兩天以來生理上的需求都得到很充份的解決。



反之同年紀的琪琪及佩兒平日唯一滿足性需求的方法,就是睡覺前把那些巨大的毛公仔夾在兩腿之間來磨擦下體。



還拿不準必定可到達高潮,身體?經常有一股蠢蠢欲動的欲火在燃燒著。



這時又看了一場令她們血脈沸騰的春宮戲,一聽到蓉蓉的提議,便立時點起頭來。



三個女孩子一起進入蓉蓉房間,她們有點尷尬地不知如何開始。



蓉蓉算是最有經驗的一個,她先要大家圍著跪在床上試試接吻。



互相吻了一會,蓉蓉便提議說:“不如我們一起把舌頭伸出來!這要比現在只可以給兩個人親還好吧!”



三根舌頭於是在中間互相撩動起來,蓉蓉乘著她倆吻得入神的時候,一左一右隔著衣服按著她們的乳房玩起來。



琪琪和佩兒立時像觸電一樣發著抖,蓉蓉更看見琪琪把佩兒的香舌吮了入口中肉緊地吸著。



蓉蓉記起和父親的約定,算計差不多是時候了,於是她先脫掉自已的上衣,然後又要她們把上衣及乳罩都脫了。



三個女孩子看著對方的乳房,自然地互相比較起來,她們當中,琪琪的奶子發育最早。



所以亦是最豐滿的一個,蓉蓉的雖然比不上琪琪,但勝在型狀最美。



加上她的乳頭大小適中,小小帶著淺粉紅色的兩點令身爲女孩子的琪琪和佩兒都想吻止兩口。



佩兒的奶子還在發育的起步階段,看起來還有點小孩子模樣,乳頭只比米粒大上多少,而且顔色極淺。



但蓉蓉看著時卻莫名地升起一股沖動,於是不自禁地湊過去把那小米粒含入小嘴中吸吮起來。



她很快便感到佩兒的乳頭因充血關係漲大了少許,佩兒也自喉間哼出了不大清楚的呻吟聲來。



琪琪見她倆玩上了,她也不甘後人地吻上了佩兒另一邊奶子,還伸出手去搓蓉蓉的胸部。



蓉蓉舒服起來之餘亦還以顔色,就在這三個春情勃發的美少女互相姦淫著對方的時候,房門突然被推開了。



女孩子們吃驚得慌忙用手掩蓋裸露的上身,只見仁江裝著驚訝的樣子行了進來,他假裝著吃驚的聲音問道:“你們搞什麼呀?”



蓉蓉突然從後擁著琪琪,她拉開了琪琪掩著胸部的雙手。



又以自已雙手托著琪琪一雙自豪的奶子邊搓邊說:“老爸呀!人家在這做健美運動嘛!你看阿琪的胸部多棒,不多做些運動很容易變



松的嘛……唔……不如爸爸來幫我們一下啊?”



仁江見著女兒從昨天一個天真無邪的美少女變成了跟前的淫娃,心中不無感慨,但看著琪琪兩顆乳頭在女兒的玩弄下迅速變硬。



這美少女臉上早已露出享受迷醉的表情,仁江再按不住體內狂升的欲火。



他行到床邊向奢她們道:“要保持健美只做些胸部運動是不夠的!讓我幫你們做全身運動吧!”



仁江叫女孩子們在床尾排排地坐好,他先在左邊的琪琪跟前跪著道:“現在我先由你們這雙腳開始。”



他把琪琪的右腳托起並脫掉了她的小花襪,仁江把她腳掌輕輕地揉搓了一會,接著還湊過去在她的腳背上舐了起來。



琪琪起初感到癢癢的不禁笑了出來,但當仁江開始吸吮她的腳趾時。



她已嬌吟地向蓉蓉道:“你爸爸變態啊……怎麼這麼喜歡親人家的腳趾啊……呀……不過他又啜得人家好舒服……”



佩兒聽到後立即嚷著說:“uncle……人家也要試……”



仁江於是說:“不用急!人人有份!”



他先跪到坐在中間的蓉蓉跟前,他把琪琪的左腳拉過來脫掉襪子,又把蓉蓉右腳疊放在琪琪腳背之上。



最後再把佩兒的右腳放在女兒的腳背上,完成了這美足三明治之後,仁江才伸出舌頭慢慢去品嘗這傑作。



隨著女孩子們腳趾的收緊及放鬆,仁江的舌頭不停地穿梭在一根又一根肥瘦不一但同樣可愛的美少女腳趾之間。



又不時把兩根甚至三根分別屬於不同女孩子的玉趾含入口中吸啜,弄得這三位小妹妹不斷傳出代表著發情的呻吟聲。



仁江偶爾向她們望去,見到自已女兒正時左時右地跟兩旁的女孩熱情地親吻。



三個女孩更互相撫摸對方的身體,看得仁江雙眼像要噴出火來一樣。



在仁江終於停下來的時候,三位美少女已嬌喘連連,仁江於是站起來脫去衣服。



女孩們本來已只淨下不多的衣服,索性都跟仁江一樣脫掉了。



仁江看著眼前這三具充滿青春氣息的胴體,正拿不定主意該先姦淫那一個。



蓉蓉卻另有主意地說:“爸爸,不如你先玩阿佩啦!我想跟阿琪試試如同剛剛戲?的那些女孩的玩法!”



仁江笑著把佩兒拉過一旁,他先自已坐在蓉蓉的書桌椅子上,然後才要佩兒背向著自已坐在他的大腿上。



他一邊上下其手地玩弄著佩兒似有還無的乳房及光滑無毛的下陰。



一邊又在佩兒耳朵旁邊吻邊道:“我們先看看她們兩個搞什麼好不好呀?”



佩兒正被他弄得意亂情迷,聞言便點了點頭贊成。



床上的蓉蓉和琪琪已學著電影中的女孩子一樣以六九姿勢互舐著對方小穴,琪琪躺在下麵,小穴正好向正仁江和佩兒。



他倆看著蓉蓉用手指扳開了琪琪的陰唇,正以舌尖在她陰唇上端的交彙處舐著,透明的愛液在小淫洞?不斷滲出來。



而蓉蓉的表情亦告訴了他們琪琪正在她的私處幹著同樣淫蕩的勾當,仁江突然感到肉棒被一隻溫暖的小手摸上了。



原來佩兒享受著他玩弄之餘,感覺到被自已壓在兩腿之間從後伸向前的肉棒一跳一跳地震動。



於是不自覺地伸手到下面扼著它套弄起來。



仁江暗自盤算著要保持實力的話,還是先解決了懷中這美少女爲妙,於是他在佩兒耳邊說:“uncle要進去啦……你okay了嗎?”



佩兒雖然早已準備了會失身,但這時仍忍不住擔心地道:“uncle,你……你親我吧……我好怕呀……”



仁江輕柔地說:“不用怕!跟uncle先親個嘴……”



佩兒溫順地回過頭跟仁江吻在一起,仁江先把陽具抵住了她小穴的入口處。



手指又肉緊地搓了一會陰唇,令到佩兒的淫水流滿了半根肉棒,仁江這才慢慢地挺進。



他感到佩兒的陰道十分窄,於是不斷地加快弄她陰唇的速度。



一方面令她的愛液沿沿不絕地流出來,另一方面也使佩兒慢慢放鬆自已,以便他完成這破處大業。



這樣子弄了三分鍾,佩兒終於在仁江的手淫下到達高潮,仁江乘著她不斷扭動身軀來舒發快感之際。



成功地突破最後的障礙把整根陽具插進了她的小穴?,佩兒平複過來後才發覺自已的處子之身已隨著剛才的性愛高峰失去了。



她雖然已有了足夠的心埋準備,此時仍禁不住流下了兩行眼淚,仁江明白這種少女心理,於是先不忙繼續,只是擁著佩兒又親又吻。



過了一會,他感到佩兒開始熱烈地回應他的親吻,這才用雙手扶著少女的腰肢,緩緩地正式抽插這美少女的小浪穴。



佩兒起初還是不大習慣小穴?那種漲滿的感覺,幸好仁江盡量溫柔地遷就著她。



她才漸漸享受起來,這時床上兩個放浪的美少女已改變了姿勢,她倆正用另一種學自剛才那電影的方式互相姦淫取樂。



只見蓉蓓把躺著的琪琪雙腿拉高,令琪琪自胸部以下的身體朝天向上。



蓉蓉則跨站到她兩腿之間,這樣兩個女孩子的小穴便緊緊互相抵合著,蓉蓉不斷前後地動著腰肢。



令到雙方的陰唇因磨擦而生出快感,琪琪前胸及背部都沾滿了混合著兩人分泌的淫水。



她們不停地發出令人聽了血脈沸騰的呻吟聲:“哎……好舒服呀……救……救命呀……不行啦……”



就在兩個女孩子磨出高潮的火花來的時候,佩兒也給仁江插至二度高潮。



仁江給佩兒丟身時的陰精一燙,連忙把肉棒拔出來向著佩兒的粉臀射出精液。



仁江半抱半扶的把神智尚未完全回複過來的佩兒放到床上去,蓉蓉這時剛離開了琪琪的身體。



她看見佩兒粉臀上沾滿了父親的精液,竟立時俯下身去舐吃,仁江卻看著琪琪身上不知是她還是女兒的淫水,亦俯下頭去品嘗起來。



琪琪這小淫娃竟主動地回敬仁江,把他那沾滿精水和帶著佩兒處女血的肉棒含入口中。



仁江的陽具立即回複生氣,就在他正想奪去琪琪的精操時。



蓉蓉卻向他說:“爸爸呀……琪琪就留給我好不好?你現在如果想要就先來玩我吧……明天你再插她好嗎?”



仁江奇道:“你又不是男人,留給你要做什麼呢?”



蓉蓉說:“總之你今天先別插她啦!”



仁江唯有把發硬的陽具插進女兒小穴去開始下半場。



晚飯在蓉蓉提議的越南餐館進行,途中蓉蓉離開了一會,回來時多了一盒用購物袋盛載的東西。



但蓉蓉怎都不肯告訴他們是甚麼,他們問了幾次也就算了,回家後蓉蓉先琪琪去洗澡,之後她才自已去洗。



並且她還要佩兒這晚跟仁江睡,說她的房間這晚是她跟琪琪的新房,衆人都給她神神秘秘的弄糊塗了,便索性不去理她。



琪琪在蓉蓉的床上等了一會,悶起來隨便拿了一本雜志閱讀,這時蓉蓉才神色古怪地從浴室回來。



琪琪向她笑了笑,蓉蓉用微帶氣喘的聲音道:“是不是等得很辛苦呀?”



琪琪邊看著她爬上床來邊向她說:“你搞什麼呀?喘成這樣?你爸爸又玩你啦?”



琪琪神秘地說:“不是……他正和阿佩玩著呢!等一下你就知道!”



琪琪拋掉手上的雜志說:“想做什麼呀你?剛剛都不讓你爸爸玩我,說什麼要留給你,你行嗎?”



蓉蓉跪在床上佯怒道:“可別小看我!等會兒我就強奸你!”



琪琪乘機俯前伸手摸向她胯下道:“我才不信你平白無故的會多出個東西來強奸我…咦…爲什麼你真的有…嘩…這是什麼東西啊?”



蓉蓉邊滿意地看著琪琪驚訝的表情,一邊把睡袍脫掉,琪琪看見她兩腿之間竟連著一根靠腰帶固定的假陽具。



再看真些,假陽具的另一端已經插進了蓉蓉小穴,難怪她剛才神情語氣都古古怪怪吧!



蓉蓉看著自已的好朋友說:“如何呀?現在不敢說我不行了吧!哼!剛剛得罪我,快點乖乖地幫我含住這家夥!”



琪琪本來感到有多少變態,但聽到蓉蓉如此說,心中也實在感到好玩,於是便俯下身去把假陽具納入口中吸啜。



她又想到這東西的另一半正插在蓉蓉小穴?,於是不停地搖動著假陽具。



蓉蓉立即呻吟起來:“你好壞喔……搖……搖大力點啊……呀……”



蓉蓉後來索性躺下來並把琪琪下身拉過來,兩個淫蕩的美少女便六九方式互相姦淫著對方。



仁江一覺醒來,他看著身旁一絲不掛的佩兒,腦中回憶昨晚的情景。



佩兒剛發育的身體不斷接受他一次又一次的姦淫,這小妮子初經人事但仍然樂此不疲,就是睡至半夜仍弄醒他要了一次。



幸好仁江把昨天買來的事前避孕丸給她服了,那次大家都迷迷糊糊。



仁江隱約記得自已在她小穴內射了精之後,連陽具也沒拔出來便睡著了,想到這?仁江又蠢蠢欲動,不過他先打算上上洗手間。



從洗手間出來跟琪琪碰過正著,琪琪跟他道了早安後說:“uncle剛剛我打電話回家?,他們說要等我一起去飲茶,所以我要走啦!



不過昨天說過要給你玩一次再走,你現在……”



仁江不待她說罷,一手拉了她進浴室,琪琪亦很合作,她先蹲下來給仁江含了一會。



同時又一邊手淫盡快令自已濕潤,到她準備好了便站起來脫去內褲。



仁江一邊俯下頭去舐啜她的乳尖,一邊揪起了她一條腿及扶著她的粉臀,自已屁股向前一挺,陽具便進入了她體內。



仁江邊抽插邊問:“昨天阿蓉用什麼東西來幫你開苞啊?”



琪琪嬌喘答道:“耶!討厭……uncle問人家這種事情……等會問你自已的女兒啦……呀……好舒服呀……”



仁江於是專心地幹這小美女,琪琪丟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和她變換花式,又前又後。



最後琪琪總共丟了五次,仁江才把陽具拔出來放在她胸口以乳交解決,玩完了琪琪,仁江把她留在浴室自行清潔。



他回到房間,看見女兒正跨在佩兒身上,這時仁江才明白女兒如何奪去琪琪的精操。